士官老朱的“冬训10年”

军事新闻 2020-01-26 08:5462网络整理admin

原标题:士官老朱的“冬训10年”

突击队员隐藏在车辆后侧,随时准备突击。

突击队员迂回到有利位置,发动攻击。

各突击组分别隐蔽接近“被劫持车辆”。

演练结束后,记者与特战队员合影留念。

士官朱博伟(右一)冲锋在冬训场上。

踩进训练场过膝的积雪,雪尘灌进靴子,一阵彻骨的冰凉。

风夹着雪粒,打在二级警士长朱博伟的脸上,他鼻子不禁一酸,眼前闪过这些年冬训的一幕幕。

这位武警新疆总队某机动支队的排爆专家,已经年过四旬。在他眼里,风雪10年间,从思想观念到课目设置,从训练场地到组织模式,从成绩评定到训风考风……冬训的变化无处不在、无时不有,实战的味道越积越浓,打赢的脚步越踩越实。

曾几何时,一到冬天就是跑步练体能。随着实战化号角的吹响,这一固有模式被打破

1月2日,朱博伟和战友们刚走出开训动员现场,便开始实爆实投实射训练。

尽管大雪飘飞、寒气袭人,但随处可见火热的练兵场景。

在这样的风雪严寒中,朱博伟摸爬滚打了十几年。他坦言,闻到这样的硝烟味不容易,放在早些年想都不敢想!

朱博伟清楚地记得他军旅生涯中的第一次比武。

那年冬天出奇地冷。一条上级从各中队抽调10名训练尖子参加比武的消息炸开了锅。大家争先恐后,作为反劫机中队尖刀班班长的朱博伟有幸选入比武集训队。

风雪漫天,集训队队员却从未穿过一次棉衣。只因体能训练课目是他们的“正餐”:俯卧撑、仰卧起坐、负重深蹲、单双杠等7个体能课目,每节课至少100个“打底”。

从大雪纷飞练到冰雪消融,课目始终未变。最终,他们参加比武,夺得了5公里武装越野的第一名。一位首长给出了这样的评价:这个总队的兵就是能跑,素质就是好。

当时,无论是在朱博伟眼中,还是在各级领导眼中,能跑就是素质好的代名词。但近年来,随着实战化号角的吹响,这一延续多年的固有印象逐渐被打破。

两年前的一场反劫持演练,朱博伟至今“心有余悸”——

凭借超强的体能素质,突击队员以最快的速度接近楼房。没想到,“暴恐分子”竟把整栋楼的门窗、管道、通风口封堵得严严实实,所有观察手段全部失效。

“敌情”不明,只好喊话谈判。随后,一名手持信封的“人质”出现在大家面前。

让人没想到的是,接过信封的突击队员被隐藏其中的炸弹炸伤“阵亡”。意外一波接着一波,习惯了传统套路的红方,被蓝方打得狼狈不堪。

从那以后,朱博伟如梦方醒:靠体能“一招鲜吃遍天”的时代一去不复返。这几年,经历的冬训越多,朱博伟的感触越深:以往冬训体能课目占比很大,如今战斗技能课目“唱主角”——

实弹射击在2公里武装越野后展开,而且要负重15公斤,2公里也必须是山路;演练演习随机导调,夜训课目比例增大,每周雷打不动;实爆实投放手组织,弹药消耗明显增多……

从简单的照本宣科到结合实践教学,从单个内容训到成体系成规模练,组训模式正在升级换代

“难!太难了!”

摘掉排爆头盔,士官李永珍嘴里蹦出这4个字,让接下来准备排爆作业的队员倒吸了口凉气。

李永珍是朱博伟的高徒,曾被评为总队“十佳排爆手”之一。在旁人眼里,李永珍的排爆水平响当当。没想到,连他都开始叫难。

这是一次夜间解救人质的训练。狭小的地下室,漆黑一片,只靠一盏小马灯照明,房间内杂乱不堪。要求一名排爆队员携带排爆器材进入屋内排爆,时间15分钟。

房间狭小,光线不好,设备难展开;明显爆炸装置,隐蔽爆炸装置,有的攥在手心,有的放在衣服里,还有的拉线绑在凳子上;压发式、松发式、水银式等组合式爆炸装置有10余种……

这些难题都出自朱博伟之手。他的考虑很简单,一切为了实战。

以往,像这样的训练考核提前几个月就会下发细则,照着细则组训即可。如今,什么内容、课目、评判标准全然不知。逼着大家把组训模式切换成贴近实战的随机模式,穷尽一切办法,想尽所有困局。

新事网 Copyright © 2015-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